2008年4月9日星期三

日本人的吃飯難題

最近看到新聞有講 :可能由於泰國稻米收成不好來貨貴再加上通貨膨漲引致香港的食米價格急升, 市民恐慌性地搶米. 我也想寫篇日本人吃飯的一些瑣事.

香港人喜歡吃泰國米所煮的白飯, 所以泰米一漲價市民就馬上直接受到影響. 日本人愛用國貨只喜歡吃自已種出來的珍珠米. 稻米的種植據說是遠古時由中國傳入日本, 在繩文時期巳開始廣泛在日本各地種植及食用. 吃飯文化深深影響日本人的日常生活. "食" 與"飯" 這兩個漢字可能年紀幼時巳學懂了. 日本人的難題與我們相反, 他們是越來越少人吃白米飯, 令種稻米的農夫深受困擾. 雖然他們巳受政府的貿易保護政策的保障, 沒有外來白米的競爭. 年青一輩的飲食習慣都漸漸變得西化.在深圳蛇口住的日本同事吃晚飯也是喜歡去光顧西餐. 吃白飯少了. 就算吃飯的飯量也非常小. 我是個"大飯桶", 以前在辰野工埸飯堂與日本同事吃飯時, 吃得太多覺得不好意思. 通常飯堂阿姨根據一般人的飯量只會裝半碗白飯給你, 免得吃不完浪費, 你如果不夠自已去添. 而人們比較喜歡吃拉麵,冷麵等麵食, 主食極似中國的北方人.至於粥則更加少吃了. 白米主要用作做年糕, 米餅, 釀清酒等等...

筷子日文是し(HASHI), 漢字是"箸", "橋"的拼音也是"はし", 只是音調不同, 日本同事教了很多次我都無法正確地讀出. 大家吃飯當然是都用筷子, 我喜歡端起飯碗然後用筷子扒飯入口. 因為香港白米煮的飯粒不會黏成團, 無可能逐粒夾起來放入口. 日本人則習慣把飯碗放在桌子上, 然後用筷子一團一團夾起來吃. 如果你點了咖喱飯, 日本人會細心地拿匙羹給你, 不會好像香港一些日本料理店只拿木筷給你吃咖喱. 平時吃飯使用的是尖筷子, 吃麵就會給一對四方木筷你, 夾麵條特別容易, 香港料理店就吃麵仍然給尖筷,考你的筷子應用技能. 在日本時, 吃飯前先飲碗味噌湯, 在香港飲湯自然是用匙羹勺. 但是日本人喜歡用筷子先攪幾下, 讓麵鼓從碗底浮起來才飲, 這點與福建人用筷子吃粥(稀飯)有點類似. ^^

下圖是飯堂的食事儲值卡, 1 個月吃了 1 萬 円左右 :

其實香港人的飯量也如日本人一樣逐年減少, 是有搶米的必要嗎?

相關文章 :

辰野 Tatsuno (3) 2002年的飯堂

辰野的農作物-稻米

5 則留言:

帕拉汀 說...

想不到原來日本人越來越不食米呢!那日本的米價豈非越變越平?

Steve 說...

日本人不是越來越不吃米, 是吃白飯少了.^^
米還可以加工做其他食品, 白醋也是米做的.
根據供求需要,米價應該越來越平, 但是我以前在日本超市看到的價錢沒什麼變. 就算平了也沒關係, 政府會支援種稻的農夫.

Ngenesis 說...

我喜歡喝日本米酒,那個會不會因為越來越少人吃飯而減價?
呵呵~~~~

ps. 偶喜歡吃拉麵,也喜歡吃日本的咖哩飯和壽司~。

STEVE 說...

不只你喜歡, 我也喜歡喝清酒. 初次去日本就買了很多清酒回港. 很多日本人喜歡喝清酒. 所以根據供求定律, 它不會減價, 近10年日本物價平穩.好少加減價.

匿名 說...

見到你地對日本咁多認識,我都想好似你地咁...因為我都好鐘意日本,真係想去一去.